欢迎光临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荒漠生物研究 - 正文

安西自然保护区管理与社区经济发展的矛盾与对策

发布时间:2017-01-11 15:23:27    浏览次数    字体大小T|T

    杨增武  杨永伟

(甘肃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甘肃 酒泉 736100

 

  要:采用问卷调查、PRA调查等方法对安西自然保护区资源保护与周边社区经济发展的关系进行调查研究,摸清了社区居民对保护区的认识程度,基于保护区与社区群众的利益关系,确定了保护区与社区群众和谐发展的关系。针对保护区资源管理与社区经济发展相互间的影响和矛盾,提出了建立社区共管机制,引进社区发展项目,开展社区技术培训、调整居民收入结构,开展科学研究、推行合理的养殖模式,建立生态补偿机制、退耕退牧还林还草,加强宣传教育、提高居民的保护意识等对策和措施。

关键词:资源保护;社区发展;对策;安西自然保护区

中图分类号:X36; S759.9   文献标识码:A

 

 

人口的迅速增长和人类活动的加剧,使生物多样性面临严重威胁,已成为当前世界性的环境问题之一[1]。自然保护区的建立, 是自然资源和自然环境以及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手段[2]。人类活动对自然生态环境的干扰是造成保护与发展矛盾冲突的最根本原因[3]。自然保护区与社区居民之间为争夺土地、草原、水资源及其他资源的利用权而常常引发一系列冲突,影响了保护区的持续健康发展,进而影响到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成效[4]。社区居民对保护区内的资源还存有相当的依赖程度,周边社区的一些生产活动对保护区的生物资源、生物多样性构成了威胁,自然保护区与周边社区存在着严重的矛盾与冲突[5]。区内居民的生产、生活与自然保护区的管理及自然保护区的进一步发展息息相关, 可以说社区经济发展是衡量自然保护区管理成效的一个重要的参考指标[6]。保护区自然保护与社区发展两者之间应该相互统一,相互促进,和谐发展,这样才能实现保护区的科学管理。

甘肃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始建于1987年,1992年被国家批准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其主要保护对象是荒漠生态系统和中亚荒漠典型的植被类型。保护区共有社区居民共计3万余人,全部分布于实验区,社区居民的收入较低,生活水平较差。由于历史的原因,保护区内及周边地区目前仍保留社区居民的生产活动,并在一定程度上与保护区的管理形成冲突。如何在保障保护区保护目标有效实现的前提下,通过科学管理实现社区发展与自然的和谐,成为该保护区迫切需要解决的课题。因此,本文以安西自然保护区社区堡子村作为研究对象,对该保护区及其社区的发展现状进行了研究分析,正确处理好保护区同当地经济的协调发展以及保护区和当地社区群众的关系,以期为该保护区的可持续发展提供科学依据。

1 研究区概况

本研究选择在甘肃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南片实验区锁阳城镇堡子村,该村是保护区多年来一直定点对口帮扶的对象,属半农半牧业村,共有6个村民小组204户农户,是保护区最典型的社区整建制村。

甘肃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主要位于河西走廊西端的瓜州县境内,南与玉门市为界,北与新疆相接,东与肃北蒙古族自治县相交,西与敦煌相邻,介于94°45- 97°00E39°52-41°53N,海拔13003550m,分南北两片,总面积80×104ha。其中核心区总面积8.39ha,缓冲区总面积13.12ha,实验区总面积58.49ha;国有土地71.52万公顷,集体土地8.48万公顷。保护区内共有高等植物60192362种,脊椎动物2656160种。[7]

2 研究方法

2.1 数据收集

研究数据主要通过实地问卷调查获得,问卷调查方法包括面谈、自由讨论等,设计制作了《安西自然保护区社区居民入户问卷调查表》。调查内容是当地生物资源的保护利用及社会经济发展情况,包括居民基本信息、社区居民对保护区的重点保护对象及保护区与自己生存关系密切与否,对环境保护、保护区功能、生物多样性和法律法规的认识程度,对保护区工作的支持态度,当前面临的发展困难,迫切需要保护区解决的问题等。本次数据收集工作在201112月完成,共形成了100份有效问卷,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保护区及其周边社区的实际情况。

2.2 调查对象的选择

从堡子村6个村民小组204户居民中选择100户作为调查对象,主要选择村干部和种植、养殖大户、在该地居住15年以上的代表,年龄层次上重点选择中老个人,比例占80%以上,共对100户进行了访问调查。

3 结果与分析

3.1 社区经济发展现状

3.1.1 耕地和养殖情况

全村总耕地面积2817亩,户均耕地13.81亩,人均耕地3.78亩。本次调查的100户,总耕地1044亩,占全村耕地的37.06%,户均耕地16.31亩。据统计,全村养殖大小牲畜22478只(头)。从调查看,100户中,养羊5200只,养牛86头,养驴94头;户均养殖大小牲畜84.06只(头),大部分居民养殖业收入所占总收入的比重较大。

3.1.2 经济收入

社区居民的收入来源普遍由种植业和养殖业组成。其中,农作物种植作为收入来源最高,占总户数的99%;而养殖作为收入来源位居第二,占总户数的87%;外出打工作为收入来源位居第三,占总户数的7%;经商作为收入来源最低,仅占户数的1%2011年,人均纯收入在1000元以下的户占2%,人均纯收入在1000-2000元的户占5%,人均纯收入在2000-3000元的户占17%,人均纯收入在3000-5000元的户占30%,人均纯收入在5000元以上的户占46%,与全县农民人均纯收入8110元还有很大差距。技术技能、启动资金是影响收入差距的最主要原因,其中技术技能的影响尤为突出,社区居民的总体技术水平比区外人员低,在牲畜养殖上还的摸索阶段,另外加上缺乏资金,无力投资和雇佣技术人员,大部分社区居民仍主要依赖农业种植为生。

3.2 社区居民的保护意识

保护区内目前生活着很多社区居民,社区居民的保护意识在很大程度上反应了保护区的管理成效。笔者采取入户提问的方式,了解社区居民对保护区、保护对象和生态变化等问题的了解。结果如表1所示,大多数居民知道保护区,但是仅有少数居民知道保护区的边界和自己是保护区社区居民;对于保护区禁止的活动,基本上所有居民都知道保护区内不准开荒和采挖野生植物,仅有少数居民觉得在保护区可以放牧,这与社区多年的散放养殖模式有关;对于偷猎野生动物和保护动物的种类,大多居民会举报偷猎野生动物的行为,大多数居民也知道1-2种国家保护的野生动物;对于社区周围生态环境的变迁,大多数居民认为生态环境有变坏的趋势。通过调查,多数社区居民对自然保护区还不能认识,更谈不上建立保护区的重要意义,则保护区对他们的意义就无从谈起,导致保护区资源的保护缺乏自主性。

1 社区居民对保护区认知程度表

问 题

答案一

答案二

答案三

比例(%

比例(%

比例(%

知道安西自然保护区

知道

70

不知道

30

 

 

知道安西自然保护区的边界

知道

21

不知道

79

 

 

知道自己家在自然保护区内

知道

31

不知道

69

 

 

在保护区能否放牧

28

不能

67

不清楚

5

在保护区能否随便开荒

0

不能

98

不清楚

2

保护区能否随便采挖野生植物

0

不能

96

不清楚

4

是否会举报偷猎野生动物行为

63

不会

37

 

 

哪些野生动物受国家保护

不知道

2

1

57

2种以上

41

周围生态环境发生的变化

变好

26

变坏

69

不知道

5

3.3 社区居民面临的困难

    社区经济发展面临的最突出问题是,保护区的建立并没有给社区群众马上带来经济上的实惠。通过调查社区居民对当前生产生活中面临的主要困难,经统计分析,面临的困难有:农村环境面貌改善缓慢,道路差,建设投入不足,出行难;经济来源单一,收入低,看病难;农村劳动力短缺,年轻人大多不愿意留在农村劳动;水资源缺乏,水费太贵,存在因浇水困难而撂荒土地的现象;农作物技术指导滞后,作物产量低,产品价格低;农资涨价快,种植投入成本过高等。导致以上困难的因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1)耕地自然条件差,土地盐碱化现象日趋严重,土地杂草丛生,生产条件差;(2)社区群众科技文化素质差,生产生活方式落后;(3)社区群众商品意识不强,小农经济占主导地位;(4)生产经营活动的科技含量低,经营管理水平差,效率不高,资源浪费严重;(5)农业资源开发集约化程度低,市场竞争力差;(6)产业结构单一,缺乏中长期规划,国家长期投入不足,资金缺乏,项目难以启动。

4保护区管理与社区经济发展的矛盾

4.1 保护区对社区经济发展的影响

自然保护区的建立可以为珍稀野生动植物提供安全的栖息地和繁衍场所,对自然环境和自然资源的保护发挥着重要的作用[8]。保护区的建立虽然对国家环境保护有利,从长远来说对地方经济发展也有利,但是,保护区的建立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当地社区对资源的利用,缩小了社区发展空间,使当地居民失去了管理和使用资源的权利,失去或减少了发展的机会,从而减少了社区群众的经济收入[9]。在安西自然保护区未建立前,社区居民可以到区内采薪柴和放牧等活动, 并把放牧作为他们经济收入的有效来源。保护区建立后,社区村民在自然资源的利用权属上发生了重大变化。保护区管理局要求对自然资源进行严格保护,实现其自身的可持续发展, 追求长远的全局利益, 当地居民的农业用地规模、牲畜数量和放牧范围等受到自然保护区管理规定的限制和制约。这在很大程度上冲击了村民传统的资源利用方式, 使保护区与周围社区之间在自然资源开发利用与保护之间产生了冲突。因此,社区群众并没有真正自觉参与到保护区的资源环境保护工作之中。

4.2 社区经济发展对保护区的影响

目前,保护区社区居民的经济收入主要源于农作物种植和牲畜养殖,保护区内存在的大量生产活动对保护区内的可持续发展带来了较大的压力,主要表现为:大面积的农业开垦,破坏了湿地植被,势必造成物种资源的减少和丧失;居民的生产活动增加了保护区内的人为活动数量,严重干扰了珍稀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和繁衍地,导致生物多样性在逐年降低;此外,也给保护区维护和管理增加了隐患。(1)对保护对象和栖息地的影响。居民在保护区过度放牧对保护区植被造成严重的破坏,牲畜采食过度、反复践踏,有土壤板结和冲沟密布的现象,造成保护区草甸生态系统恶化以及草地牧草生物产量降低的问题,畜牧业的快速发展给保护区生态环境保护带来很大压力。村民的活动严重干扰了野生动物的生存环境。社区经济发展了,人类活动必然会减少,这就降低了野生动物栖息地的破坏。(2)对生态系统的影响。由于地理位置等原因,安西自然保护区的社区居民基本上都处在当地平均收入水平以下,他们对自然资源的依赖度很高。大量的人类活动既对资源保护产生影响,又对植被与物种资源产生影响,导致荒漠植被退化,物种资源减少或丧失。(3)对保护区管理的影响。保护区与周边社区鱼水相连,自然保护区的各项工作与社区发展紧密相连。随着周边社区经济的发展,如何处理好生态、社会、经济三大效益的关系、保护与利用的关系,是保护区科学管理的关键问题。

4.3 社区居民保护意识对保护区的影响

保护意识是保护野生动植物及生态环境所必需的条件,保护行为或破坏行为都是基于一定的思想目的和心理动机出现的,只有具备了充分的环保意识,具有爱护和改善生态环境的目的和动机,社区居民才会积极配合保护区的工作[10]。通过调查分析,当地居民对生态资源保护意识还不够,村民们更关心的是他们如何从中得到更多的经济利益,这对生态保护工作的开展造成一定的困难。

5 对策

    目前,自然保护工作尚未得到全社会的共识和支持,人们对自然保护区的观念和认识甚至还十分淡薄。如何解决好保护与发展的关系问题,协调好资源保护与群众利益的关系?这是自然保护区管理中面临的最大难题。根据安西自然保护区及社区的具体情况,笔者认为可采取以下措施:

5.1 建立社区共管机制,推进保护区科学管理

社区参与自然保护区管理是自然保护区协调自然资源保护与区域经济发展的有效途径。自然保护区与当地社区是一个相互依存的关系,保护区的建设离不开当地群众,在生态保护中应充分发挥当地社区群众的作用,以便建立有效的管理机制。目前,安西自然保护区在资源管理上采用的基本上是封闭的保护措施,不利于解决社区与保护区之间的冲突。建立社区共管体系和社区共管领导小组,将共管的理念灌输给当地政府领导。邀请地方公安、环保、林业、农牧等相关部门成立共管领导小组,负责监督共管的工作进展,协调保护区管护与社区经济发展的利益关系。同时,要建立社区共管委员会,保护区保护总站站长与保护区社区所涉及的5个乡镇19个村委会干部分别联合成立19个社区共管委员会,办公室设在各村委会,负责培训社区居民实用生产技能、协调内外关系。共管委员会在充分尊重和考虑当地社区传统资源管理方式基础上,制订定保护区发展相适应的“村规民约”,并负责对社区居民宣传教育,动员居民参与保护区管理工作,并帮助社区因地制宜调整产业结构、发展社区经济,进而促进自然保护区和当地社区的可持续发展。

5.2 积极引进项目,发展社区经济

引进社区发展项目,促进经济发展,减少生物多样性保护给社区发展带来的限制和约束,减轻社区居民对保护区自然资源的依赖。根据安西自然保护区的实际,建议大力发展中药材种植,如红花、甘草、苁蓉等;开发特色农产品,如枸杞、蜜瓜、无公害蔬菜等,采取“基地+公司+农户”的合作方式,让社区群众从参与中得到实惠,;改变能源消费观念,提倡以电代柴、兴修节能灶,发展沼气。积极与地方政府合同,申请农村环境环境综合整治项目,推动社区生态家园的建设,改变村民环境卫生习惯,改善村容面貌。另外,保护区要进一步积极争取和引进合作项目,在保护区和周边社区广泛实施,在增加保护区和周边社区发展资金投入的同时,广泛吸收社区闲散劳动力,增加社会就业机会,促进社区经济的发展。

5.3 开展社区技术培训,调整居民收入结构

    保护区周边社区因地域及历史等原因,村民文化素质较低,农村缺乏实用的养殖、种植技术,在社区开展农村实用致富技术培训,帮助社区发展经济。一是加强对社区村民的文化教育。利用村民农闲时间,对村民进行科学文化教育、信息交流,提高村民的文化水平;对村民进行有关农业技术、种养植技术培训,提高这方面的技能。二是调整土地利用方式,建立优质、高产、高效的循环生态农业模式。根据社区资源现状,可以发展养鱼、秸秆养牛,种植蘑菇等产业。三是依托当地自然资源优势,大力发展多种经营。仅靠农业,难以使社区生活水平提高,只有大力发展多种经营,多渠道增加村民收入,才能使村民摆脱贫困。充分利用丰富的蜜源植物,发展投入低、周期短、效益高的养蜂产业。在种植业和养殖业项目选择上,要统筹兼顾,精心筹划,以短为主,长短结合,以短养长,滚动发展。同时要增加上述项目中的科技含量和扩大规模,提高产品的质量和规模,为市场发展创造条件。

5.4 开展科学研究,推行合理的养殖模式

自然保护区要实现保护与利用相结合的目的,就必须进行科学技术研究,研究必须站在系统学的高度进行全面而深入的分析,处理好各种矛盾和可能出现的保护与利用的冲突。开展保护区草原承载力研究,科学确定社区周围合理的载畜量,为保护区生物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提供科技支撑。同时,要在社区推行合理养殖模式。一是放牧地点的严格控制,规模和范

围不能扩大。根据植被生长现状,科学划分确定放牧范围,在一定范围和时期内实行禁牧、休牧和轮牧;二是加强与畜牧部门的联系合作,在社区推广科学养殖和大田种牧草,实行牲畜圈养以逐渐减少保护区内的放牧活动。

5.5 建立生态补偿机制,退耕退牧还林还草

根据安西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的脆弱性,一定要加强天然草原保护和退耕退牧还林还草的工作力度,实行草原沙化和荒漠化治理工作。根据植被自然更新的规律,实行适度放牧,减少水土流失,维持生态平衡。在保护区内,要加强执法监督力度,严禁破坏地表植被,还应采取各种优惠政策,通过国家财政补贴(如草原基本划定与补偿制度),建立生态补偿机制,鼓励群众植树造林,进行生态恢复和重建工作,改变传统生活方式和对生物资源的依赖,从根本上消除社区及周边群众对保护区构成的威胁。另外,保护区在制定管理办法时应充分考虑到多变环境对居民带来的影响,如保护区鸟类对农作物的摄食带来的减产,对耕地不足,农民出现严重的生计问题,补偿农民损失。保护区要积极向上级争取扶持政策,尽量解决社区需求,对区内的自然资源给予相应的生态效益补偿金。

5.6 加强宣传教育,提高居民的保护意识

宣传教育是保护区管理的一项主要任务,是让社区群众了解保护区的重要手段,特别是在社区居民较多的安西自然保护区,当地干部和群众要充分认识这座生态屏障的重要价值,无视自然环境保护的错误倾向。抓好自然保护区的管理和建设工作的价值还尚未被地方群众充分认识和理解,尤其在某些短期利益受到影响的时候,群众更容易产生抵触情绪,给自然保护区管理工作带来许多困难,保护区要想得到群众的配合和社会的支持,要采取多种形式的宣传手段,通过持久的说服教育,使周边群众乃至全社会逐渐认识到建立自然保护区的作用和意义,增强公众的自然保护意识,认识到自然保护区提供的价值和服务。提高民众的积极性,并对其保护行为实施适当的鼓励政策,变被动保护为主动保护,促进社区经济与资源保护的协调和可持续发展。

 

 

 

 

参考文献:

[1]  WILSONEOFRANCISMP. Biodiversity[M]Washington DCNational Academy Press1998

[2] WRI IUCN UNEP. Global Biodiversity Strategy: Guideline for Action to SaveStudyand use Earth’s Wealth Sustainability and Equitably[M]. Washington D: WR, IUCN, UNEP. 1992

[3] 苗鸿, 欧阳志云等.自然保护区的社区管理:问题与对策[J].《生物多样性保护与区域可持续发展——第四届全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持续利用研讨会论文集》2000.

[4] 张海鹏,姜志德.自然保护的生态矛盾分析[J].林业经济问题,2004,(24):306308.

[5] 张志,亢新刚,华朝朗等.自然保护区及周边社区的可持续发展[J]. 中国林业, 2003(4): 3335.

[6] 段军让.自然保护区管理与社区经济发展存在的问题及对策[J].绿色财会,2006(6):4647.

[7] 刘廼发,杨增武等.甘肃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二期综合科学考察[M].甘肃:兰州大学出版社.2006.03

[8] 金鉴明.自然、文化、科技:中国环境保护的思考与探索[M].北京: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1995.

[9] 候晓蕾,樊恩源等. 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的冲突与协调—一以三门峡黄河湿地自然保护区为例[J]. 湖南农业科学,2010(9):152-156.

[10] 傅之屏,杨远兵,吕植等.人类生态环境意识对大熊猫栖息地影响的研究[J].四川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1998,35(6):952-956.

 

 

基金项目:2011年度甘肃省环境保护科技项目——“安西自然保护区管理与社区经济发展的矛盾与对策研究”支持

 

联系人:王亮  zp200108@163.com    甘肃省瓜州县渊泉街304   736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