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科研监测与荒漠生物研究 - 正文

安西自然保护区科研现状与发展对策

发布时间:2017-01-11 15:31:51    浏览次数    字体大小T|T

    杨增武  田瑞祥   杨永伟

(甘肃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甘肃 酒泉 736100

 

  要:甘肃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地处甘肃省西北部,保护区建区近30年来,在科学研究工作中还存在专业科研人员缺乏,队伍结构不合理,科研投入不足,课题开展困难,研究领域较窄等主要问题。本文针对以上情况,提出了建立健全科研制度,加强科研队伍建设,着力发挥科研院校和专家教授的优势作用,加大科研经费的争取和投入力度,坚持开展资源监测工作,拓展研究领域等科研发展对策。

关键词:科研现状;发展对策;自然保护区

中图分类号:X36; S759.9   文献标识码:A

自然保护区是研究各类生态系统自然过程的基本规律、研究物种的生态特性的重要基地,也是环境保护工作中观察生态系统动态平衡、取得监测基准的地方[1]。科研工作是自然保护区的重要任务,也是管理工作的灵魂,即是基础性工作,又是开拓性工作,能够为自然保护区实施有效保护、实现管理目标、获得科技信息资源、促进经济社会发展、推动保护区建设提供重要途径和科学依据[2]

甘肃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地处亚洲中部温带荒漠、极旱荒漠和典型荒漠的交汇处,是青藏高原和蒙新荒漠的结合部,是目前我国唯一以保护极旱荒漠生态系统及其生物多样性为主的多功能综合性自然保护区,生物多样性十分丰富,是荒漠地区重要的物种库和遗传基因库。自1987年保护区建立以来,先后与兰州大学等科研院校合作开展了两期本底科学考察和部分基础研究课题。从研究的范围和成果来看,多注重于保护区基础理论研究,还存在科研投入不足、队伍薄弱、领域较窄等突出问题。因此,全面摸清保护区科研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制定切合实际的发展对策,加强科学研究,有效保护与合理开发利用自然资源,实现区域可持续发展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1 保护区概况

1.1 自然地理概况

安西自然保护区位于甘肃省瓜州县境内,地处94°45~ 97°00E39°52~ 41°53N,分南北两片,总面积0.8×106ha。保护区气候属典型的大陆性气候,基本特征是降水极少,蒸发量大,空气相对湿度低,日照时间长,昼夜温差大,夏季炎热,冬季严寒,风大沙多。年均温变化在7.8~10之间,冬季最冷月平均气温在-10以下,年较差达34.9,极端最高气温42.8,极端最低气温-29.1。终年日照充足,年均光照时数为2940.4h~3171.9h,较同纬度的北京多481.3h,全年日照率为73%。年均降水量52.0mm以下,上要集中在夏季,占全年降水的70%,冬季降水极少,一般<10mm。年相对湿度3941%,无霜期138--146天。年蒸发量2754.9mm,高的年份可达3420mm,是降水量的48倍,最高可达87倍。[3]

1.2 生物资源概况

保护区境内现有维管束植物60192362种,其中蕨类植物2科、2属、2种;裸子植物2科、2属、4种;被子植物56科、188属、356种。其中特殊固沙植物30余种,药用植物100余种。保护区主要以典型的中亚四大荒漠植被泡泡刺(Nitraria sphaerocarpa)、红砂(Reaumuria soongorica)、黑柴(Sympegma regelii)、珍珠猪毛菜(Salsola passerina)为保护对象。国家І类保护植物有裸果木(Gymnocarpos przewalskii),Ⅱ类保护植物有胡杨(Populus euphratica)、梭梭(Haloxylon ammodendron)、肉苁蓉(Cistanche salsa)、膜果麻黄(Ephedra przewalskii)、沙生柽柳(Tamarix taklamakanensis)、沙拐枣(Calligonum mongolicum)等。

保护区境内分布着脊椎动物共161种、26目、55科,其中鱼类13种,两栖类1种,爬行类10种,鸟类107种,兽类29种。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植物名录》的28种,其中国家І级保护动物有普氏野马(Equus przewalskii)、蒙古野驴(Equus hemionus)、雪豹(Uncia uncia)、北山羊(Capra ibex)、金雕(Aquila chrysaetos)、胡兀鹫(Gypaetus barbatus)、小鸨(Otis tarda)、黑鹳(Ciconia nigra8种;国家Ⅱ级保护动物有草原斑猫(Felis silvestris)、猞猁(Lynx lynx)、鹅喉羚(Gazella subgutturosa)、岩羊(Pseudois nayaur)、盘羊(Ovis ammon)等20种。[4]

2 科研现状

2.1 科研现状

1985年,在中科院植物所荒漠生态学家胡式之副研究员的支持下,原安西县草原站(保护区管理局的前身)技术人员开始了戈壁植物园荒漠植物移栽试验研究工作,截止目前,共移栽、引种、繁育荒漠旱生沙生植物100多种40多万株;19871990年,在原兰州大学生物系张鹏云老师的指导下,兰州大学生物系师生和保护区科研人员对保护区进行了本底资源调查,首次全面摸清了保护区的自然地理环境,植物、植被和草场,脊椎动物,湿地,文物古迹和自然景观等,编辑出版了《甘肃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1997年至今,在原国家环保总局的支持下,保护区科研人员承担了《普氏野马回归自然》项目,在保护区试验恢复野马种群;20022004年,在兰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刘迺发老师的指导下,兰州大学生师生和保护区科研人员共同开展了保护区二期综合科学考察;2012年至今,由兰州大学、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等科研单位师生和保护区科研人员参加,对保护区进行第三期综合科学考察,全面调查保护区自然地理环境,生物多样性、植被和动物种群动态25年来的变化。2006年后,依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能力建设的支持,保护区建起了实验室、标本制作室、标本展厅、观测站、固定样地(线)等科研设施,设置了科研科,以已建的10所科研教学实习基地和研究生工作站为平台,分别与中科院、中国环科院、中国水科院、南京环研所、北京林业大学、兰州大学、甘肃省草原站等机构合作开展了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国家行业专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多个项目,进一步提高了保护区的科学研究水平,保护区科研工作也走了正常发展道路。

建区以来,在与省内外大专院校和科研院所的合作和指导下,保护区多方争取和筹集资金开展科学研究和科技推广,促进了保护区科学研究的发展。研究内容涉及工程生态效益评价、气候变化、生态补偿、社区共管、生态现状调查、物种引进试验、动物繁育策略研究等领域。保护区科研人员先后在《生态学报》、《生物多样性》、《环境保护》、《自然资源学报》、《草原与草坪》、《草业科学》、《兰州大学学报》、《四川动物》、《国土与自然资源研究》、《甘肃科技》、《甘肃农业》等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30余篇,有力地指导了保护区各项工作的开展。

2.2 科研的主要经验

2.2.1 与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建立科技协作关系

安西自然保护区建立后十分重视与省内外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建立密切的合作关系,通过科研项目的合作、协作,带动和培养适合保护区科技发展要求的人才。近10年来,保护区先后与北京林业大学自然保护区学院、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兰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等10所院校建立了科研教学实习基地,与中科院新疆生地所、中国环科院、南京环研所、甘肃省治沙研究所等省内外科研机构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借助它们的智力资源,合作在保护区开展科研项目,把保护区科研工作搞活,培养了保护区科研技术人员,逐步形成了结构合理的科技队伍,为保护区的科研工作的顺利开展奠定了坚实的基地。

2.2.2 依托专家教授的技术和声望,推动保护区科研工作的开展

90年代初,保护区先后聘请中国工程院任继周院士、北京大学陈昌笃教授、兰州大学刘廼发教授等21位专家、学者组建了保护区顾问小组,来协助解决保护区科技难题。由于部分专家已离世或者年事已以内等原因,保护区于20131月,又重新邀请中科院、中国环科院、武汉大学、北京林业大学、兰州大学、敦煌研究院、甘肃省治沙研究所等20家单位33名专家、教授组成了保护区首届专家咨询委员会,来指导保护区重大科研课题的立项,引进筛选合作科研课题,解决保护区整个管理过程中的技术难题,全面推动保护区科学健康发展。研究领域涵盖了动植物学、风沙治理、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保护、保护区建设与管理、湿地保护等与保护区有紧密联系的相关学科。今后,保护区科研工作的开展不但有了智力保障,而且有了项目来源。

2.2.3 多渠道、多方式争取科技项目,加强各类学术的合作和交流

建区以来,保护区多方争取国家投资项目,共完成了保护区三期科学考察,这在国内保护区中还尚属首次;改善了保护区科研条件,购进了先进科研监测设备,如红外自动触发相机、人工气候箱,自动气象站、土壤及水质速测仪等;与兰州大学、中国环科院合作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积极向省科技厅、环保厅申请省科技支撑计划项目和环境科技项目。积极参加各类学术会议及培训班,先后参加国家环保部、林业局、中国生态学会、动物学会、甘肃省植物学会等各部门、学会举办的研讨会及培训班多次,并发表了演讲,与会议专家进行学术交流,提高了科技队伍的素质,促进了保护区科研工作的发展。

2.3 存在的问题

2.3.1 专业科研人员缺乏,队伍结构不合理

由于安西自然保护区管理机构隶属关系刚刚理顺,专业技术队伍发展缓慢,知识结构、学历层次、职称职务比例失调,科研人员年龄偏大,受人员编制限制,一些大专院校毕业的专业对口的技术人才不能进入,科研队伍形不成梯队,科技人员严重不足。由于经费缺乏和自身专业基础薄弱,在职技术人员不能进行有计划、有目标的系统培训,保护区科技人员知识老化,不能得到及时更新,严重制约着科研工作的开展。

2.3.2 科研投入不足,课题开展困难

受资金限制,高端前沿的科研设备严重短缺,科研课题没有资金保障,保护区自列课题无法开展。一是没有正常的科技经费投入渠道;二是保护区职工事业费严重不足,无法开展正常的科学研究,仅能开展常规的资源监测工作;三是科技培训经费短缺,没有资金支持科技人员的在职培训。

2.3.3 研究领域较窄,深度较浅

安西自然保护区目前基本上开展的是常规性科研项目(基础科研),包括资源本底调查、社区基本情况调查等,专题性科研项目也是近几年才逐步与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合作开展,科学管理研究项目更是空白。从目前完成的科研成果和发表的科技论文分析,科学研究工作的深度和广度还不够,还不能适应保护区科技发展的要求,成果水平需要进一步提高。

3 提高保护区科研水平的对策

自然保护区学是一门新兴的边缘学科,涉及生物学、自然地理学、生态学、环境学、经济学、社会科学等相关学科的许多领域,需要相关领域的基础理论、科技力量、资金和基础设备的支持,需要开展的科学研究工作纷繁复杂,特别是在促进保护区社会、环境、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方面有着许多重大科研课题需要研究和探索[5]

3.1 建立健全科研制度,加强科研管理工作

完善保护区科研制度,制订出台《安西自然保护区科研管理办法》,克服科研人员浮躁、急于求成的心理,制订保护区科研奖励激励制度、保障制度、服务制度。加强科研项目的管理,所有科研项目由管理局科研开发科统一组织实施,负责课题组的建立、技术方案设计和实施。并建立科研经费专项使用制度,科研仪器、设备及用品使用制度,科研安全及资料管理制度,成果鉴定、评审、验收的申报奖励制度、课题主持人负责制等。

3.2 加强科研队伍建设

科学研究的本质是创新,创新的实践要依靠人才,有稳定的、水平相对较高的科研技术人员队伍是做好科研工作的保证。保护区的科研监测工作有长期性和系统性,保持监测工作的连续性是最基本的要求,科研人员必须要稳定。制订中长期科研人员培训计划,通过派出去半脱产系统性地学习专业知识,尽快培训出一批结构合理的科研骨干力量和学科带头人。努力提高科研人员待遇,通过提高优惠条件等途径,吸引重点高校毕业生,引进有经验的专业人员,逐步壮大科研队伍。

3.3 依托院区合作平台,发挥专家咨询机构优势

保护区由于人员技术水平不高,独立开展科研工作的能力较低,所了保护区要依托科研院校和专家教授来开展必要的科研课题。一方面有先进的技术支撑,另一方面可以提高保护区科研工作效率。保护区要大力发挥已建科研教学实习基地、研究生工作站和保护区专家咨询委员会的作用,加强与科研机构、高等院校及其他有关部门的科研力量的联合,通过各种方式调动研究项目、科技资金、人才资源向保护区转移,组织重点课题,联合攻关,共同促进保护区科研水平的提高。保护区要继续加强与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兰州大学、北京林业大学等科研院校的合作,在动植物研究、生态环境研究等方面开展工作,积累基础数据,为资源保护工作提供有力的科技支持。通过科研单位的带动,一方面保护区科研工作的水平、深度、广度有提高,另一方面,对保护区工作人员的培训起到了重要作用,加速提高工作人员独立开展科研工作的能力。

3.4 加大科研经费的争取和投入力度

自然保护区的科研大多属于基础或应用基础研究范畴,研究成果一般难以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和发挥经济效益。鉴于此,保护区要建立相应的科技投入政策,增加科研经费的投入,建立相对稳定、长期的科研经费投入渠道,着重建立科研与生产相结合的投资研究机制,促进科研成果的转化,提高生产力。一方面保护区要加大向各级部门申请科研经费,除了定期申请省环境保护科技项目外,还可联系相关科研院校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环保科技专项、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省科技支撑计划项目等国家、省级科技项目,另一方面,开展保护区自列课题研究工作,可从各类生态补偿项目中安排一定资金开展相关科研课题,来解决当前资源保护中的技术难题。

3.5 坚持开展资源监测工作,拓展专题研究

资源监测是一项长期的、系统的工作,是科学研究工作基础。对保护区现已开展的疏勒河流域开发区草原生态资源、合头草群落、地下水资源、野生动物、濒危植物、草原沙化、重点工程穿越保护区段植被和保护区气象等监测项目进行定期监测,做到监测方法要科学、标准要统一,监测数据要经常整理、分析和运用。保护区每年都会有大量的监测数据,要按照项目类别、时间、空间定期地进行整理、分析,要经常性地用于实践,将数据活用,实现数据成果的真正价值。通过对监测数据的对比和分析,确定保护区专题项目的研究,拓展研究领域,重点开展荒漠利用方面的研究,加快荒漠植被的恢复与重建技术研究步伐,加强基础研究,深入研究和掌握各种环境因素变化的原因,为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和制定切实可行的实施方案提供详实的科研数据。

4 结语

科学研究是自然保护区工作的灵魂,是实现对自然资源有效保护与合理开发利用的关键[6]。安西自然保护区科学研究工作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积累了部分经验,但是还存在着诸多问题。通过分析提出了以下加强保护区科研工作的对策:建立健全保护区科研制度,加强科研项目的管理工作;加强科研队伍建设,形成一支稳定的、水平相对较高的科研技术人员队伍;依托科研院所和保护区建立的合作关系平台,发挥专家咨询委员会优势;建立相对稳定、长期的科研经费投入体系,多方面多渠道争取科研项目;坚持开展资源监测工作,对监测数据进行对比与分析,进一步拓展研究领域,全面推动保护区科学研究工作的健康快速发展。

 

 

参考文献:

[1] 国家林业局世界银行贷款项目管理中心编. 自然保护区科研工作手册[M].北京: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2009.11

[2] 刘建泉,杨全生等. 祁连山自然保护区科学研究现状与对策[J].《西部大开发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中国西部地区科技经济与社会发展论坛专辑(八)》.甘肃:甘肃科技技术出版社.2005.08642-649.

[3] 刘廼发,宁瑞栋等.甘肃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M].北京:中国林业出社,1998.09

[4] 刘廼发,杨增武等.甘肃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二期综合科学考察[M].甘肃:兰州大学出版社.2006.03

[5] 马福.新形势下加快保护区建设发展的思考[J].林业经济,2003(1):48.

[6] 江丽君,葛凤琼.自然资源的合理开发与环境保护探讨[J].绿色科技,2012(4):201202.

 

 

基金项目:甘肃省环境保护科技项目——“安西自然保护区生态补偿类比与标准研究”(GSEP-2013-12)支持。

 

 

第一作者简介: 王亮,1985年生,男,甘肃张掖人, 助理工程师,从事生物多样性研究。现工作于甘肃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地址:甘肃省瓜州县渊泉街304号;邮编:736100;联系电话:15097219588E-mailzp200108@163.com